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>都市言情>不配II> 173 张平军陷阱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173 张平军陷阱(1 / 1)

张萱睡到十一点才起床。

“起来了,吃饭。”

张萱妈妈对女儿招招手。

张萱看了家里一眼:“我爸呢?”

“出去办事了,叫你在家等他。”

张萱坐了下来,她妈就嘟囔她,还是催生:“别总往娘家跑,你都结婚了,也该要孩子了。”

有了孩子,夫妻俩怎么样也会顾忌点孩子。

张萱撇嘴。

生孩子?

她生?

她凭什么?

谭元楼是求她了还是给她跪下了?

“你烦不烦,总是催啊催的。”拿起来汤匙搅着碗里的粥。

觉得妈妈也是,上了年纪成天就知道生啊生的,感情不好生什么。

“那你就这样和他过一辈子?男的五六十该生照样生,你到了五六十你怎么生?”你和男人比青春,比得过吗?

谭元楼就算是八十了,他有那个能力他就还能有孩子,你到了七老八十,生得出来估计也要进实验室了。

“我就不生他也得忍着,他一个卖身的他活该。”

张萱妈妈叹气,手里的筷子一扔:“我不管你了,就知道耍狠,成天拿这些话也不知道怼谁呢,完了吵架跑回家又哭咧咧的,张萱啊你就不能听妈点话吗?妈不会害你的,你总这么和他僵持着,过不到头的,他要是吃你威胁早就服软了。”

张萱不大爱听。

没多久张平军就回来了,张萱妈妈过去接丈夫手里的包。

“午饭我就随便做了点。”

张平军道:“吃口就行。”看女儿方向:“你下午去农大找一趟二美。”

张萱翻白眼:“我找她干嘛。”

“我有个朋友在银行,二美毕业总得找工作的吧,在农村不是那么回事儿。”

张萱她妈一听,眉头挑了起来。

不愧是过了一辈子的夫妻。

知道这里面可能是有事儿了。

张萱:“有毛病吧,还给她找工作。”

张萱妈妈推女儿:“听你爸的。”

张萱翻脸:“有没有搞错啊,我还得溜须他家里人?”

张平军脸子冷了下来,张萱她妈赶紧劝:“你别理她,我回头和她说。”

张平军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生得出来这样的孩子。”

张萱妈妈后悔,后悔年轻的时候就围着丈夫转,那时候也顾不上张萱,心疼女儿的方式就是塞钱,慢慢的家里越来越有钱女儿越来越不懂事,等到丈夫可能没那心思找别的女人时候她回头看女儿,已经晚了。

孩子个性都养成了,你还怎么改?

张平军接电话,然后说自己要出去一趟,张萱她妈送张平军。

两口子出了门,张平军看看头顶的太阳:“大美嫁的远够不着,能够得着的也就这个老二,我托了人肯定会有人好好照顾她提拔她,她干的好元楼总该看在妹妹的面子上对女儿好点吧。”

张萱妈妈看向丈夫:“进银行?”

张平军笑:“嗯,银行,还得送到一个好部门管点什么的,我要让她过好了过富贵了。”

张萱她妈听了以后,笑了笑,送丈夫上车。

回头回了家,张萱还是闹脾气。

张萱她妈就开始给女儿摆厉害关系。

你栓得住二美,就等于拴住了整个老谭家。

张萱:“说的她多重要似的,你以为她谁?”

张萱妈妈:“元楼父母无论我和你爸做什么,那两个人都不会领情,大美嫁的太远,就剩个老二,她过好了姓谭的能好意思对你不好吗。”

“爱好不好,我用他们对着好,你少劝我这些。”

“你爸做的一切都是为你,他不可能向着外人。”

张萱冷哼:“把二美弄进银行是向着我?”

“你听妈的,爸妈能做的都是为你铺路,你听话。”

张萱不愿意,但她妈坚持要,不发脾气的时候她是真的可以不听家里的话,但母亲翻了脸,她也只能照做,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帮谭二美。

去了农大,不过没见到二美。

想调头就走的,又想起来她妈最后交代的那几句,坐在车里打了电话。

二美和张萱在万象城见的面,后者提了提要帮她找工作的事儿,看起来张萱有些不耐烦。

二美挑眉。

这不像是张萱会干的事情。

“你不用讨好我,你对我哥好点就比什么都强。”想了想还是还是开口了:“我哥心比较粗,别说顾着你他就连他自己都顾不得,还得我这个当妹妹的成天叮嘱吃药,你们是一家人,总不好总叫我抢风头吧,你对他好点总能换回来的。”

张萱冷笑了两声,果然是亲妹妹啊,讲话讲的那么容易,我对他好点?怎么不是他对我好点呢。

“我不是你,我不需要学你那样儿,学你那贱嗖嗖的样儿给谁看,我有不靠讨好老公过日子。”

二美运气。

这种人她就不该搭理。

“我爸叫你周末去我家吃顿饭。”

“我周末没时间。”

“爱去不去。”

张萱拎包就走了。

……

张平军去了一趟老谭家,提了说过去和谭宗庆的过节,不管怎么说吧,谭宗庆认为他欠,那他就还,还给二美。

谭爷爷挺高兴的。

晚上张平军在谭家吃的饭,谭爷爷难得还喝了二两,吴湄就动心眼,她想让谭准进银行,虽然工资不太高吧但至少风吹不到雨淋不到,可每次开口张平军都推说就那么一个名额,还是用交情换来的。

星期三谭禾回娘家,谭奶奶就和谭禾讲了。

平军那是真的挺重义气的,老二和人怎么比?

老二什么时候干过这种大气的事情?

老太太唠叨:“二美感谢去吧,这要不是她平军大爷心善,谁管她。”

要是能让谭菲去就好了,不行别的孙女去也行。

可偏偏谭宗庆就两个女儿,人大美不稀罕这份工作。

谭禾皱眉:“张平军来家里说的?”

谭奶奶点头:“可不是,昨天还和你爸喝了点酒,这孩子就是良心好,小时候吃我们家几顿饭还记得,其实那也不值当什么……”

谭奶奶接张平军任何礼物都觉得是理所应当。

我确实那个时候对你不差,而且张平军愿意迁就老二,也是看在自己和老头儿的面子上。

她也是真的拿张平军当成亲儿子一样的看待。

“没要钱?”

“没要,人平军那么有钱的人还能差那几万块钱。”

谭禾寻思这事儿就觉得有点不对劲,你要说过年过节送个礼什么的都讲得过去,感恩的人还是有,但千方百计的要把二美塞银行,这会不会有点太卖力了?

老二和张平军见了面都不讲话的,张平军为什么?

因为大楼娶了张萱?

那以前就在一块儿了,也没见说要给大美弄工作呢。

就是觉得这机会来的太容易了。

要是让花钱操作的,谭禾不会觉得怪。

谭家这头通知谭宗庆,谭宗庆接到那电话就炸了。

“我女儿用得着他给工作?”

什么东西!

呸!

谭宗庆直接就拒了,倒是顾长凤还觉得有点可惜。

周四-

苏璇带着张平军到的宿舍下,上楼去叫的二美。

“大爷。”二美喊人。

张平军看见她就笑:“路过顺便过来看看你。”

让二美带着他转转。

二美对着张平军笑,转过身脸上的笑容就没了。

张平军的笑叫人后背发凉。

张平军在农大的食堂吃的午饭,提了提银行这事儿。

“知道你现在没毕业所以也没急,等你毕业的就可以直接进去,你哥也知道这事儿。”

二美愣。

世界上有没有无缘无故的好?

天上可不可能掉馅饼?

“你嫂子和你哥总是闹,大爷也是想让他们感情能好点,你姐呢结婚了家里就剩下你了,把你打点好你哥自然就放心了……”

“谢谢大爷。”

张平军给二美夹菜:“没什么可谢的,都是一家人,你爸总觉得是我欠他的,那就当我欠他的吧,以后我慢慢都还到你身上。”

二美笑笑。

吃过饭她送走了张平军,给谭元楼去了电话。

二美:“大哥,张平军刚刚来学校找我,说是要把我弄进银行里……”

前因后果一一说清楚。

去她肯定不会去。

她是谭宗庆的女儿,她吃张平军的施舍?

开什么玩笑!

谭元楼叫眼前的人先出去,等对方带上门,他问:“他去找你说的?”

“嗯,不知道怎么找来的。”

元楼:“不是我介绍的,什么好工作都别眼馋,踏踏实实把书读好了等着毕业。”

元楼那意思就是不让二美去了。

二美点头:“嗯,我原本也没打算去。”

元楼嘱咐二美;“以后张萱和张平军给你什么,都不能要,少接触他们。”

二美也没问原因,她哥说什么她只管点头就好了。

还是小,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。

张平军不愧是老江湖,已经找到了一套可以牵制住谭元楼的方案,这也是想了挺久的,实在是元楼家这几个歪瓜裂枣没办法下手,找来找去只能在二美身上转悠了,想便宜二美?大楼打了张萱那次,张平军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他手里得握着点什么,他想谭二去死!

谭元楼挂了电话,就靠在椅子里笑。

张平军这个老狐狸!

为了确保万一,晚上和二美一起吃的晚饭,点的都是她喜欢吃的。

“你竟然有时间陪我吃饭,难得难得啊。”二美拉椅子落座。

可不是难得嘛,她大哥那是个大忙人呢。

“你把他去找你的事情和我好好说一遍,从头说一遍。”

二美看她哥。

又说了一遍。

大楼摩挲着装热水的那个杯。

“女儿不争气,亲爹还是亲爹。”

二美不懂就问:“用我当缓冲剂?”

元楼看老小一眼,原本是不打算说,觉得就一小孩儿你和她讲太多也没用。

但一想,怕二美糊涂。

小女生嘛,容易哄,容易入套儿。

“你毕业想去哪里工作和哥说,到时候哥帮你想办法,老张家的人不能信,他想方设法把你捧起来,将来也能摔死你,缺钱和大哥说,外人的话别什么都信。”

二美皱眉。

妈的!

坑她爸不够,还来坑她!

“你这日子过的可真精彩。”

这叫什么老丈人,这是老仇人还差不多。

谭元楼看她,“吃你的,小孩子少管大人的事儿。”

二美吐槽:“我才懒得管,你放心我没那么容易哄,我也不傻,亲爹叫人坑的爷爷奶奶样儿,我吃老张家饭?呵呵。”就她傻帽,那天还烂好心提醒张萱,真想大嘴巴抽死自己。

“回去和家里别乱说话,什么都别提。”

二美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“吃吧。”

二美看她哥:“哥,你这样过觉得有意思吗?”

图什么呢?

元楼扫妹妹:“吃你的饭。”

他怎么想,怎么可能会和妹妹说,妹妹就是用来哄的,你需要钱我给你钱,你需要什么哥哥满足你,其他的没有必要沟通。

在谭元楼的世界里,他怎么想怎么做这些不需要和任何人交代,包括父母。

父母愿意呢,他定期给钱,不愿意那就算了,拉开点距离大家都开心。

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,吃完饭七点多,元楼原本想送二美回学校的,结果张萱来电话,叫他回去。

“你打辆车回去吧。”元楼给二美转账。

二美坐地铁回的学校,到学校徐建熹给她发信息。

发了一条还没等她回呢,他的电话就打进来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才回学校?”徐建熹问。

二美:“嗯,和我哥吃饭去了……”

抓了个苹果,苏璇她们还没,大家忙的方向不太一样。

徐建熹听电话里的声音。

皱眉。

“吃什么呢?”

“苹果。”

二美抱着电话和他提了提别人给她找工作的事儿,这事儿说起来起因呢可就远了,太详细的没讲,大概提了提。

二美感慨:“做生意的脑子里的弯弯绕是不是特别多?我一个无辜的路人甲,我都还没毕业就惦记上我了。”

徐建熹听了一下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。

“可能知道你大哥对你好。”

二美惊恐:“对我好那也是我换的好吧,他女儿不好还来害我,这种人怎么那么可怕呢。”

徐建熹笑。

“你回来,我说给你听。”

二美摇头:“我都回学校了,懒得折腾。”

一会就睡了。

“事儿你听明白了吗?你过来家里我给你好好讲,弯弯绕多不多我不知道,但你哥这个岳父,恐怕不是个什么好人。”

二美挺想知道的,但是又不愿意折腾。

“你就在电话里说呗,有什么讲不清楚的。”

徐建熹:“一两句讲不完,我让司机过去接你?”

二美:“那算了,不听了。”

反正拒绝都拒绝了,有什么可听的。

徐建熹笑:“你不好奇就行。”

又聊了几句,二美就挂电话了。

瞪手机。

你以为我傻呢,我听不出来你就想我过去?

抓过来被子盖好,准备睡觉。

微信响。

徐建熹发了张照片给她,二美闭闭眼睛,任劳任怨从床上爬了起来,然后去套衣服,准备去徐建熹那儿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